聯系我們

電話:0592-2108085/2101585

傳真:0592-2101985

地址:福建省廈門市湖里區五緣灣泗水道617號寶拓大廈9樓905

行業動態

新能源汽車騙補“堵漏”成效明顯
發表時間:2019-10-29   閱讀:13

10月11日,工信部發布《關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情況的公示》。新一波補貼清算結束,企業能拿到錢了,本應“皆大歡喜”,但業內人士指出,隨著補貼審核政策愈加嚴格,“想拿錢,不容易”。據工信部發布的《2017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車輛信息表》(以下簡稱“審核信息表”)顯示,企業申報補貼的236881輛新能源汽車中,207409輛通過審核,申報的244.14億元中,約有220.27億元通過審核。

那么,究竟是哪些企業的產品被“卡掉”?補貼遭核減又是為何?

“2萬公里”標準篩掉大批車輛

通過統計“審核信息表”可以發現,被裁定不合格的車輛中,2年內未行駛夠2萬公里是其補貼遭核減的主要原因。

業內人士表示,在我國家推廣新能源汽車初期,雖然戰略方向沒問題,但確實在具體操作上需要改進。比如,某些車企利用政策漏洞,虛構新能源汽車生產銷售業務,非法獲得“補貼”。隨著行業不斷發展,政策體系不斷完善,審核愈加嚴格,補貼的“空子”也越來越難鉆。

此前,中氫新能技術有限公司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為堵住新能源汽車“騙補”漏洞,國家從2016年起對新能源汽車提出了里程要求,非私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要累計行駛3萬公里才能領取國家補貼。結合業內反映的實際情況,2018年出臺的補貼政策將運營標準降到2萬公里。

對行業來說,2萬公里成了市場檢驗車輛實際運營情況的一把“尺子”。就目前情況來看,盡管審核標準有所放寬,仍有一部分車輛無法滿足“尺子”要求。

據統計,本批次獲得補貼最多的三家企業為宇通、比亞迪和中通。部分車企核減數量與申報量比率驚人,比如湖北新楚風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總申報1312輛,未通過審核的數量為1162輛,絕大部分原因為“國家監管平臺核定的行駛里程數不滿足2萬公里”。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本次核算的補貼是清算2017年的賬,兩年內運營里程還不足2萬公里的車,或許確實是‘銷售’出去了,但沒有得到有效利用,產生了車輛閑置問題,這樣的情況自然拿不到補貼。”

記者也注意到,曾因“水氫汽車”引發輿論關注的金華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本次也通過了補貼審核,補貼額為11814萬元。

部分車輛未接入監管平臺

據統計,除行駛里程未達到“2萬公里”外,其余大多數車輛是由于未接入國家監管平臺,或上傳數據不符合政策和國標要求等原因被核減。而且,負責里程數據核定的也是國家監管平臺。

記者梳理發現,新能源汽車監管平臺是工信部委托北京理工大學電動車輛國家工程實驗室針對新能源汽車運行監管所建立,是全國乃至全球首個國家級新能源汽車監管平臺。

該監管平臺采用“企業—地方—國家”和“企業—國家”兩個途徑的傳輸,在國家平臺對兩組數據互相驗證核實,并且在車端安裝車載終端,監控并反饋所需行駛數據。在2017年1月正式運行,到2018年7月5日,平臺累計接入新能源汽車已突破了百萬輛。

而根據工信部規定,要求建立企業、地方、國家三級監管平臺,企業新生產的全部新能源汽車需要接入企業監測平臺并與國家平臺完成對接。然而,業內人士指出,新能源汽車的數據量遠比傳統燃油車要大,部分企業自行構建的新能源汽車信息平臺架構擴展能力不足,可能會導致一些特殊情況。

另外,也有不少車型因核心零部件核定問題,拿不到補貼。部分企業的部分車型因電池組能量密度與推薦目錄參數不一致被核減,還有新能源車型因驅動電機型號與推薦目錄不一致、關鍵零部件發票信息與推薦目錄不一致等原因被核減。

百汇棋牌游戏